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来自义理妹妹的爱抚攻击?~】(03)【作者:Kurmile】
【来自义理妹妹的爱抚攻击?~】(03)【作者:Kurmile】
字数:3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哥哥我发现你有一个很大的弱点。」

  「黄段子吗?」

  「什么啦!」小姑娘笑着轻轻的打了我一下。

  而我顺势就牵住了她,抓住她的理由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或许是因为我想展示自己作为年长者的可靠,也或许是因为我作为她哥哥想保护她,又或者...我也不知道吧。

  我牵着她走了一小段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流氓如我竟然也有这种沉默时候,我做了什么?带着一个似乎还成年的少女开房度假不说,还一直被人家女孩子调戏,控制不好局面我怕是要被人道毁灭...其实也没什么控制不住的,只是我没有什么心理准备,或许我没有自己想象中的能接受突发情况。

  她现在太年轻,虽然她表现得一点都不懵懂现在她大概只是在玩而已吧,如果她真的对我有那种感情的话...不,像我这样的人她怎么可能会真的感兴趣呢?既不努力也没什么志向,每天都只是在迷迷糊糊的浪费时间,快20岁了什么都没做好,不学无术的过着雷同的日常,还容易被年轻的女孩字牵着鼻子走,像我这样的人...

  「抓得太紧啦...」在我胡思乱想时她说了这么一句。

  「啊、是吗?」我慌忙的松开了她的手,态度的突然变化使我也跟着紧张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就松放了她的手,刚放开时她又牵住了我别过脸说:

  「这样的话...就可以。」

  回过神时女孩子柔软的掌心已经贴在了我的手心上,细嫩的指间传来她温暖的体温,在这个充满热量的夏夜里这份温度是如此的独特,我低头看了看我们牵在一起的双手,怔了一下,想在抬头看她时,她却已经牵着我走到前面去了。看着她有些娇小的背影我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口,我摇了摇头,假扮作温柔的角色沉默的跟在她身后。

  我们走过的街道就仿佛被人故意设计一般,明明不到深夜却看不到多少车辆经过,刚刚修缮的照明灯透过盛夏的树叶里洒落下几道灯光,照亮着几个匆匆路过的行人,我看不到他们的表情,只能听到远处几声稀稀落落的蝉鸣,微风吹来,就像刺破了夏天的闷热般透过她的身影带来一阵好闻的香味。晚风的拂来并没有唤醒我,我不知道这段路程的终点是哪,或许连她也不知道路程的终点我们会在哪里,可能我就是想这样走下去吧。

  我刚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天气就好像要开玩笑一般飘下了几点雨滴,雨水打在脸上时使我稍微清醒了过来,但不等我反应就下开了瓢盆大雨,我下意识的就拉起她的手跑了起来。

  我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一面,当他急忙放开我的手时我就感觉似乎不能够这时候放开他,不知不觉牵住了他松开的手掌,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我的脸就已经开始发热起来,明明相比与一开始见到他以来做过了更多了不起的事为什么这个时候却变得不想我自己了?一定是天气太热的缘故吧...总之一定不是因为我害羞了!

  呼,我急忙的跑到前面去,或许吹吹风能让我过热的脸颊冷却下来,可是这急躁的空气里布满了盛夏的热量,我只顾着走,却没有想过应该到哪里去,他在我身后却也一句话不说,他现在再想些什么呢?一定带着玩弄的笑容看着我,然后等着戏弄我吧,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我到底了解他多少,距离了上一次的见面已经过去了多久呢?

  微风就好像要告诉我答案一般轻轻拂过我的脸颊,可我的耳边却也没有想起任何的低语,不过真的有什么话的话应该是他终于说话了吧,话说回来他为什么这个时候什么也不说,我很想回头,可我又怕只要一回头就会发现他不再是我熟悉的那个人,他这时候无论是什么表情我都没办法好好面对,在我烦恼时上天就好像要给我们一个说话的理由般下起了雨...我刚要张口,他却拉着我迎着大雨跑了起来,跑过许多避雨的地方都不想停,我在他身后只能看见雨水和汗滴逐渐交织的背影。

  这样一直跑下去又能到哪里呢?我很好奇他最终会带我去哪里,可又不想看到他摔倒在泥泞中狼狈的样子,而且我的双腿负着雨水的重量跑了这么一段路程已经快到极限了,就在我想拉着他停下来时,他似乎早就知道了一般停下了。
  他一定早就知道了吧。

  当我气喘吁吁顶着雨滴睁开眼时,我的第一念头就是这样,他真的让我看见了大海(请看第二章)我无以言表,牵着的手指不由得捏了他一下,想要确认他是否还在我身边,我想抱住他,身体却被眼前波澜壮阔的大海吸引住,目光只顾着看向波浪随着海风吹打在灯塔上,虽然和想象中的不一样,我确觉得这种意外之旅我更喜欢,海浪的每一次上岸就好像冲击着我的心灵一般让我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能跑到这里来,不知不觉的就跑到了海岸边,感觉很复杂,只是喘息着看向大海,想要大叫几声,却也喊不出来,从什么时候起我变得这么胆小?可其实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吧,我牵着她走在了海岸路边的车站里,看着她淋湿的身躯,我挠了挠头,想要和她说一句抱歉,但上天在和我开玩笑,站进去不到三分钟,雨就停了下来。

  我们不约而同的对视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我挽起她垂湿的发丝,捧着她的脸。

  「回去吧,我可不想拉着一个病人回家。」

  「这种时候才说这种话太晚啦!」她笑着朝我扑了过来,而我也确确实实的将她抱在了怀中,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拥抱可爱的女孩子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对我来说这是一种陌生的感觉,我很想继续这样下去,可我是一个懦弱的人。
  「走吧。」我放开了她,拉起她的手往回走,她露出一抹笑容点了点头,与来时不一样,这一次我的语言组织的很成功,至少不会在沉默了,其实我大概是在用说话来掩盖紧张吧,在和她走过第363步时她突然就体力不支的要摔倒,我连忙扶住她,唉,我真的是什么都做不好了,嘴上却也只能故作轻松的说:
  「难道你打算这么让我扶着你走?我可不愿意哦。」

  「哼,稍微休息一下而已。」她似乎是不服输的回了一句。

  「我只会背你回去,上来吧。」我在她面前蹲了下来,我的体力其实也还算作充足,或者说我早就应该这样了。

  「......」没有言语,她轻轻的依偎在了我的背上。

  我从来没有走过这么宁静的道路,在回程的路上她似乎是睡着了,我只能听到耳后想起均匀的呼吸声,衣服上的水分似乎已经被我和她的体温烘干了,这样暖洋洋的感觉确实让人昏昏欲睡,我不由得打了个哈欠,倦意袭来想就这么倒地睡下,但我背在手上的重量却提醒着我还要继续走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带着她回到了酒店的房间前,掏出钥匙转开门把手的瞬间我似乎就要这么倒下去了,强打起精神将她轻轻的安置在床上,看着她身上穿着还有些未干服饰,应该还是脱下来比较好吧,我蹑手蹑脚的脱下她的鞋子,露出还穿着高筒袜的黑丝小脚,闻到这味道真是让人提神,不过我已经没有做其他事的力气了,把她的鞋子放到一边,褪下她的高筒袜,她细嫩的肌肤此时就如丝绸般顺滑,轻而易举的就将袜子脱了下来,终于在脱到另一只脚时我支撑不住睡倒在她的腿边。

  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睡梦中我做了一个有些色情的梦,梦到她其实并没有在我背上睡着,在我背她回来的路程上她亲吻着我的脸,小小的手掌抚慰着我的身体,一直直到那话上,她轻怜的玉体紧贴在我的身上,我抚摸着她的发丝两人细吮轻咂...睁开眼时,发现她正用纤细的手指在我脸上笔画着什么,但意想不到的时我什么时候和她睡在一起了?不过靠得这么近才发现,原来她还有个小酒窝。

  「早上好。」

  「嗯嗯,早上起来就这么有精神真不错呢~」

  我基本已经推测到这小妞又在做什么了,从我下半身传来的一阵阵麻酥感更加确立了我的想法,虽然分身都被人家抓住了也没什么好推测的就是了。

  我也不拒绝,闭起眼享受了起来,她的手法虽然只是一上一下的撸动着,但产生的快感是毋庸置疑的,她软厚的掌间不留缝隙的包裹着我的肉棒,微微紧缩的挤压着我的阴茎,另外一只手也逐渐的从最初的脸,滑到我的嘴唇,一路向下,来到我的胸口,围绕着乳首轻轻的打着转悠,她揉搓了一阵,见我完全没有高潮的样子,不服输的开始用两只手一起攻击起我的肉棒来,她的反手握住我的阴茎,一只手轻轻的挤压起我的蛋蛋来,的确比刚才的刺激要强多了,可惜我已经身经百战见得多了,小姑娘连淫语都不会用,这种程度还是可以忍受个至少30分钟的吧。

  「哥...你是在挑战我吗?」她开始有些不高兴的盯着我。

  「好好加油吧~」我轻佻的她说出这一句话,毕竟作死使我快乐。

  她二话不说的就把我推到了床下...站在我面前长呼出一口气的说;
  「哥哥啊,你实在是太得寸进尺了,稍微对你好一点就开始得意忘形起来,我可是知道的哦,哥哥你的弱点其实有不少呢,内心其实很期望我轻薄的对待你对吧?你这变态!」

  我好像触发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坐在地上听到被骂变态两个字时阴茎不由得就更硬了几分,不应该是这样的...

  「哼,看吧,这不知廉耻的小弟弟,被自己的义妹斥责竟然还越加的兴奋了起来?嗯?」说着她坐下,高抬二郎腿,搭在上面的一直脚摩挲起我赤红的龟头来。

  「等...」「闭嘴!」我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她喝了回去。

  「还想狡辩吗?这根阴茎已经完全暴露了哦,前列腺液都开始流出来了,快要高潮了吧?」

  不得不说她的感觉真准,被她说这么两句我还真的就控制不住,但我还是不能接受就这么任她摆布!如果我的下半身不拦着的话,阴茎顶在她脚心的快感不由得使我自己都想动腰又怎么有心思停下来呢?

  应该是我的动作太明显了吧,被她察觉到:

  「想偷偷就这么丢人的射出下流的液体吗?倒是像个男子汉一样大胆的动起来呀!」说着她用葱白的脚趾夹住我龟头的沟冠拉扯起我的肉棒,本来下身就一副要喷发的样子被她攻击这么敏感的地方我是真的忍受不住哼唧一声倾注了大股白浊液到她白嫩的玉足上。

  「这个叫声是怎么回事?就这么说舒服吗?嗯?就不感觉到羞耻吗?这算什么,还是说正因为羞耻所以才感觉这么舒服吗?」

  「我...」「啊啊,不要再说那些推脱的话了,快给我道歉吧!」这小妞是怎么回事,突然话就这么犀利了。

  「那个...」「什么?连道歉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吗?弄脏您的玉足真是对不起,请让我帮您舔干净这样啊!」说着她还把那只摆在我肉棒上的脚踩在我的头上这么轻蔑的说。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隐隐约约的还有点高兴?但是这里屈服的话作为兄长的脸往哪里放?!我别开那只脚,顺势就把她推倒在了床上,她刚想挣扎就被我抓住双手,还被我压在身下,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她并不害怕,嘴角上扬:

  「就算不是亲妹妹也终于控制不住了吗?不,应该说正因为不是亲兄妹所以才出手了是吗?进来的话,人生就完蛋了说不定哦~」

  「或许是这样吧,但是啊,人即使不能后悔也是活在现下的啊!」

  「这是什...唔..。」在她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被我一口吻住,开始时她还挣扎,逐渐的就开始松懈下来,慢慢的就开始迎合我,我就算想分开喘口气就被她立即亲上,我松开她的手,手掌逐渐游走在她胸前凸起的部分上,情到意时我开始咂起她的脖子,她炽热的身躯微微颤抖,双手紧紧的抱住我,小小的身躯就完全的贴近了我。

  「真的可以吗?」

  「都到这种时候了还怕什么?」

  刚才一时冲动就推了,真到进时却还犹豫我这算什么呢,她见我没有进入她,只是不停的挑弄,惹得她蜜汁小流,按捺不住一挺腰竟反骑在了我身上,抬起我的肉棒,对准她的蜜穴就坐了下来,肉棒受到极为紧迫的挤压...不若说是我在用分身打通她的穴口,几道红色的血迹倾释而下,她紧紧咬住牙关一句话也没说,我知道她应该很疼,于是就轻舔起她的耳垂以缓解她第一次的痛。

  她搂在我的脖子上,粉唇轻吐暖云,一抹俏红细掩佳人,她就这么打破了我一直避开的界限,下身的竖唇紧紧吸着我的肉棒,依稀还能感到有着些许血液的痕迹在,我刚想张口就被她的樱唇盖住,交吞着彼此,逐渐的我也开始接受起她的摆动,与她一并缠绵,情到兴时我索性将她抱了起来,交织的热流将我们束缚其中,终于我的下身传来即将发射的传感,我想拔出来,却被她紧紧缠住:
  「没事的哦,就这样出来吧...」

  「不行...」我想挣脱开,却被她环抱而动弹不得,不知道为什么她咬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吃痛分散了在阴茎上的注意,一时间在她湿热的下口中喷出了含带着遗传因子的白色液体。

  「如果怀上了哥哥的宝宝,你就离不开我了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